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玉美人


杭州,慕容山莊。

慕容玄天已有三年沒有做過大壽了,今天已是他五十歲大壽,人已過半百,自然應該好好的大賀一番,是以山莊上上下下一致要為他體體面面的做一次壽宴。

東方的太陽還未出現,慕容玄天便換上了一件棗紅色的緞衫,紅光滿面的坐在客廳正中的太師椅上,望著忙忙碌碌的家丁,不由得微笑起來。

五十歲,應該是人生最為輝煌的時期,一個人,自生下來便開始奮鬥,到老來也不過是白白辛苦一場,但慕容玄天,卻絕對是個例外。

十八歲,當他還是慕容山莊的大少爺時,他便開始行走江湖,殺惡霸,闖龍潭,短短三年時間,他在江湖中已大有名氣,人送「江南劍俠「的美名。但真正讓他成為江湖的大英雄,卻是在他三十一歲那年。

二十年前,西域無憂宮入侵中原,一年之內,竟然將七大門派中的青城、華山兩派盡數滅門,激起江湖正派中人的公憤,剩餘的五大派各派高雲集華山,與無憂宮大戰三天三夜,那一仗只殺的日月無光,鬼神共泣。無憂宮竟憑著區區數百名教眾,就將數千名武林中一流的高手殺的只剩七百多人,從容的離開華山。

慕容玄天就是在這時候確立了他在江湖的地位,他拋下妻兒,獨自一人遠赴西域,一年之後,他回到中原,通知各派掌門,已探察到無憂宮在天山中的隱密總舵。三個月後,他率領武林中僅存得一百多高手,殺入無憂宮,生擒了無憂宮宮主--「百花神女」鳳天嬌。和她座下的「桃花仙子」花如嫣以及「芙蓉仙子」江寒月。逼迫他們立下永不侵犯中原武林的毒誓。而後將他們放逐到遙遠的西方世界。

從此,他在江湖中的地位便變的無比崇高,在江湖中人眼裡,慕容玄天就是神,一個誰也無法替代的神。

在此後的二十多年間,他又陸續掃平了各處大小邪派,將魔教的勢力,乾乾淨淨的趕出了中原,從此,他的威望與日俱增,終於在他掃平無憂宮的三年後,被江湖中人一致推為武林盟主。

在此之前,江湖中只有一百餘年前力敵水雲天魔壇的大俠歐陽天楓,被江湖中人推舉為盟主後,再無人能享有此尊稱。

至到今日,當年經歷過這場大戰的老人們都會對自己的晚輩津津有味地講訴著這段讓他們終生難忘的經歷。講訴著慕容玄天如神般的神話。

這樣的一個人物做大壽,江湖中人自然是畢恭畢敬,就在昨天晚上,江湖大大小小三十多個門派掌門已到達了慕容山莊為慕容玄天祝壽。

今天早上,慕容山莊內更是人山人海,莊內能用的椅子都用上了,但能坐下來的畢竟是少數,仍然有數百人,擁擠著站滿了整個山莊。

「爹爹……」一個清脆的聲音在慕容玄天耳邊響起,他抬起頭,卻見一個白衣少女如風一般飄到他的面前。

慕容玄天一見到這少女,心中一喜,但臉上卻又顯出一絲不快,說道:「琳兒,一大早你跑到哪裡去了,你爹爹我的大壽你一點都不關心嗎?」

「誰說的?」少女嘟起了嘴,裝出一幅可憐的樣子,說道:「我天剛亮就跑到城裡為你去準備壽禮去了。可是爹爹一見女兒就怪,哼……」

慕容玄天哈哈笑了起來,望著滿臉委屈的少女,他這才發現女兒真的是長大了。

慕容玄天有一兒一女,這慕容琳是他最小的一個孩子,她的哥哥慕容青,自創門派,另起爐灶,創立了威震江南的「震天幫」。只有這個可愛的小女兒陪在他的左右,自然對她寵愛有加。

慕容琳已有十九歲了,正是花一般的年紀,在她身上,透著江湖兒女所沒有的那種清純亮麗。今天為了這次大壽,她特意換上了一件紅的耀眼的長裙,外面套著一件白色的紗衣,更顯出這位大家閨秀的嬌柔美艷。

「不過今天是爹爹的好日子,女兒就是有天大的委屈,也不敢在這裡發呀。」慕容琳嘻笑道,從懷中掏出一個錦盒,遞到慕容玄天手中。道,「這可是我千挑萬選才選出來的。你可不能不喜歡。」

慕容玄天笑道:「我女兒送的東西,我怎麼敢說不喜歡呢。」說著,接過慕容琳手中的錦盒,打開一瞧,卻是一顆如同雞蛋一般大小的珍珠。

「好東西--好東西--」慕容玄天將錦盒蓋上,笑道:「我女兒選出來的東西,就是不一般。」

慕容琳得意的揚起了頭,道:「那還用說--」

正說之間,就見到後院門內走出一個婦人來,一見到慕容琳,開口便嗔道:「琳兒,你跑去哪裡了,害的娘好找呀。慕容琳嚇得一吐舌頭,趕緊躲到了爹爹的身後。

慕容玄天笑著將錦盒揚了起來,道:「你可別怪琳兒,她可是親自出莊去給我選的壽禮。」

婦人臉上仍是一絲不快之意,說道:「那為何前兩日不去,偏偏今天一大早跑到城裡去?你難道不知今天有多忙麼?」

「爹……」慕容琳拉起慕容玄天的手搖著,道:「你看娘真是的,我可是為你去準備壽禮的,娘不但不誇我,還氣洶洶的--」

「好了--好了--」慕容玄天笑著擺了擺手,將慕容琳護在身邊,對著婦人道:「琳兒一片孝心,你不必這樣大動甘火,再說,你又不是不知道前幾日咱們的寶貝女兒可是和情郎在一起的,哪裡顧的上她爹爹我的壽禮呀。」

「爹……」慕容琳白皙的雙頰頓時泛起一片紅雲,「你不幫女兒說情便也算了,還取笑女兒。」說著,她漲紅著臉,從慕容玄天身邊跳了出來,道:「我--我去瞧瞧尹師哥他們--」說罷,便一溜煙跑進了後院。

慕容玄天望著慕容琳的背影,微微笑了起來,說道:「鳳仙,女兒也長大了,再不是小姑娘了,你不要再管琳兒這樣嚴厲了。」

婦人臉上終於露出笑容,道:「我這不是為琳兒好麼,都快要成別人的媳婦了,還是這樣沒規矩。」

慕容玄天哈哈笑道:「蕭寒那小子都還沒說咱們琳兒不好,你做娘的卻總是數落她的不是。小心以後琳兒不認你這個娘了。」

婦人擺擺手,說道:「罷了罷了,今天是你五十大壽,我可不想惹你生氣。我去招呼客人去了,昨天那十幾大小門派的掌門真是煩人,要吃要喝,好像不是來拜壽的,倒是來騙吃騙喝的。今天六大門派的掌門又都要來,忙的真是要死,你那個寶貝兒子不知跑到哪裡去了。爹爹的大壽都不回家。哎,不肖子。」她短歎一聲,搖頭出了大廳門外。

尹劍平獨自一人走在後花園的走廊之中,前院隱隱傳來的喧嘩之聲彷彿根本沒有聽到。

碧綠的湖水被微風吹過,泛起一陣漣漪,夏天的氣息正悄悄漫蔓在花園中的每一個角落。尹劍平冷漠的面孔卻彷彿要把這夏意盎然的景色都給凍結。

慕容玄天雖只有一兒一女,卻還是收養了數十名孤兒,這些孤兒自小便被慕容玄天收為弟子,與夫人白鳳仙一起教習他們武功心法。尹劍平便是這些弟子中惟一一個在江湖中闖出一番名堂的人。

在江湖成名,若非三年五載,絕無可能辦到,但尹劍平出道才一年,便一舉將行惡江湖數十載的採花大盜沈玉蜂抓獲。從而一鳴驚人。成為江湖中為數不多的少年英雄。

按說這樣一個少年得志的英雄豪傑,應該是春風得意才是,再則今日是恩師的五十大壽。但他卻緊鎖眉頭,沒有一絲愉悅之色。

他呆呆地望著池水中自由自在的魚兒,連慕容琳走到他的身後他都未曾發覺。

慕容琳輕笑一聲,輕輕的在尹劍平肩頭拍了一下。 嬌聲笑道:「尹師哥--」

「誰!」尹劍平大喝一聲,多年養成的警覺,讓他還未看清來人,手便下意識回手一扣將慕容琳的手腕反扭過來。但當看清是慕容琳時,不由心中一驚,趕緊鬆開了手。

「對不--起--我--我--」尹劍平臉漲得通紅,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不敢動彈。

尹劍平習武多年,手上力道極大,這一抓之下雖然沒有用盡全力,卻已在慕容琳白嫩的手臂上抓出一個鮮紅的指印。

慕容琳雙眼之中,已是背的歸角泛起了一片淚花。她怒瞪了一眼尹劍平,一言不發,扭頭便跑了回去。

「琳兒--」尹劍平慌張的大叫著,想追上去,但腳下卻邁不開步子,眼睜睜的瞧著慕容琳的身影。無力的坐在了身旁的石椅上。

「我--我這是什麼了?」尹劍平雙目無神,癡癡地望著遠方,「我--我真的是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琳兒嗎?」

這種痛苦的思念已在他心中埋藏了十六年,就在他剛被師父收養到這裡的時候。他第一次見到了他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人。那是在他剛入門的第二天,就是在這個花園內,就是在這個花亭裡,他已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清純可愛的小師妹。但他深知自己不過是師父收養的一個孤兒罷了,他有何能耐能追求這千金小姐,所以對琳兒的愛戀,也只能埋藏在他心中。

終於,當他鼓起勇氣想對琳兒表白時,卻發現琳兒心中已另有所屬。

這也是他為什麼要執意離開師門,行走江湖的主要原因。

想到此處,尹劍平心中不由一陣搐動,像是被刀割了一般的疼。他默默的坐在石椅上,彷彿一尊雕像一般動也不動。

驀的,他聽到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從遠處漸漸近了來,不一會兒,腳步聲已近在身後。隨著那腳步,伴著而來的一陣撲鼻的清淡的幽香。

「琳兒--」尹劍平一喜,猛地從石椅上跳了起來,扭頭向後瞧去,但這一瞥之下,本來放著光彩的雙目驀然黯然下來。

來人不是慕容琳,卻是一位美艷的女子,藍衣裹身,烏絲如雲,粉頰玉面。她似乎被尹劍平嚇了一跳,面色一怔,但隨即臉上又露出了一絲笑意。這便是慕容玄天的第四個弟子--丁玉情。

「怎麼會是你?」尹劍平淡淡地說道。又失神的坐回了石椅。

丁玉情笑著,玉手已輕輕的搭在了尹劍平的肩上,道:「不是你的小師妹,是不是讓你很失望?」

尹劍平拔開丁玉情的手,冷聲道:「這不管你的事,前面那麼忙,你怎麼有空來這裡?」

丁玉情嬌笑著,玉手更加緊緊的環著尹劍平的脖子,道:「誰讓我想你呢。」丁玉情輕笑著,香唇湊在了尹劍平的耳邊,輕輕道:「一年不見你了,你知不知道人家好想你。」

尹劍平面無表情的道:「我可不想你。」

丁玉情吃吃笑了一聲,道:「我知道你想咱們的小師妹,可是人家都快成了人家的人了,你就是想破了腦袋,恐怕都沒什麼辦法?」

她移著身子,柔軟高聳的雙乳隔著兩人的衣衫,在尹劍平的背後慢慢的磨搓著。

「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人家是千金大小姐,你呢,不過是區區一個江湖中的小角色,怎麼配的上她呢。為什麼你一見她便像丟了魂一樣,可一見到我,就這幅冷冰冰的臉。」

丁玉情正說之間,神情已有些黯然,道:「我知道,你一直以來都不過將我當做一個可有可無的人,可--可是你可曾想過我的感受。我當真在你心裡沒有半點位置嗎?」說到這裡,丁玉情話音已有些哽咽。

「我--」尹劍平無言以對,他忽然抓住丁玉情的玉手,將她輕抱住自己的懷中。丁玉情忽然面色一展,呵呵笑了起來,道:「我就知道,你還是離不開我的。」說罷,她香唇又湊近到尹劍平耳邊,輕聲說道:「劍平,我--我想要--」

尹劍平心中一動。眼前這個嬌美的女人,讓他想脫又脫不了,無疑,在她身上,自己可以享受到人間最為美妙的一種感受,那就是肉慾,一種人類最為原始的慾望。

尹劍平不加思索,拉起丁玉情的手,站起身來,兩人一前一後跑到了花池旁的那座假山之中。

這座假山很大,假山洞也很隱秘,置身洞中,可以將外面瞧的一清二楚,而外面卻無法看到裡面。

一進洞中,尹劍平就將丁玉情按在洞中的石壁上,嘴瘋狂地在丁玉情的粉頰上吻了起來。

「嗯--」丁玉情嬌哼著,她的頭緊緊地貼在石壁上,任由尹劍平的雙手伸入她的衣內,隔著肚兜,揉搓著那柔嫩堅挺的雙乳。

「唔--」丁玉情很配合的將胸部高高挺起,尹劍平已按捺不住的拉開丁玉情下身的裙子,將手伸了進去。

丁玉情只感覺到下身一涼,裡面那件緞褲已被尹劍平拉下,手掌已按在了那細嫩緊小的陰戶上。

丁玉情眉頭微皺,只感覺到那手重重的磨搓著她的陰門,扯動著陰毛,讓她隱隱有些疼痛。但依舊讓她有了一種久違的快感。

尹劍平此時宛如一隻野獸一般,雙目之中已佈滿了血絲,在他眼中,丁玉情不過是他的一個洩慾的工具,一個可以將他滿腔的相思之欲化作情念之欲的工具。

丁玉情自然知道這一點,但是,她不在乎,能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她已經很滿足了。

尹劍平開始去脫自己的褲子,露出了那半軟半硬的肉棒。丁玉情立刻半蹲下來,將那陽莖輕含入口中。

尹劍平頓時身體繃直了起來,他也好久沒有享受這種快感了。他不由的挺直了身體。

丁玉情媚笑著,手握住已漸硬的陽莖,慢慢的套弄著。將碩大的龜頭吐了出來,舌頭如同舔糖葫蘆一般細細的舔著。

尹劍平低聲叫了一聲,丁玉情的舌頭濕潤滑膩,他的龜頭在在那負有魔力的舌頭的舔弄下,已漲的有些發痛。他一把將丁玉情拉了起來,按在了旁邊的石桌上。

丁玉情低吟一聲,頭埋在了石桌中。渾圓的屁股高高的翹了起來,緩緩的扭動著,雖然還隔著裙子,但仍然透出一絲春意。

尹劍平喘著粗氣,將丁玉情的繡裙子拉到了腰間,白嫩的屁股頓時顯露在外。他用手握住自己的陽莖,腰身一挺,粗大的男根已擠進去了一大半。

「啊……」突然的進入,讓丁玉情的胴體微微的顫抖起來,「劍--劍平--慢--慢一點--有點痛呀--」

丁玉情的聲音如同蚊子一般細小,尹劍平根本沒有聽到。只是將肉棒用力的向裡推進。一點,一點。終於全根沒入了那緊小的秘洞中。

丁玉情的額頭已涔滿了汗珠,沒有愛撫,沒有前奏,她的陰道內還未濕潤起來,再加上尹劍平粗暴的插入,她的陰道內感一又漲又痛。痛的她雙眸之中已涔出一絲淚花。

「輕--一點--啊--啊--」丁玉情無力的呻吟著,但尹劍平似乎沒有聽到丁玉情的哀求聲,更加瘋狂的抽動著。只為了發洩他心中的恨意。不大一會兒,尹劍平已草草了事。

從前院隱隱傳來一陣陣鼓樂齊鳴和人聲嘈雜的聲音。尹劍平面無表情的坐在石椅上,丁玉情就在他的後面,玉臂輕輕的搭在他的的肩膀上。

丁玉情默默的看著尹劍平,尹劍平卻癡癡地望著洞外明媚的春光,兩人就這樣靜靜的靠在一起。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丁玉情才長吁一口氣,道:「我知道,你不過是將我當作了你心目中小師妹的替身。」

尹劍平心頭一顫,丁玉情的話像一把鋼刀插入了他的心中,他從未想到這個問題。十三年了,她心中那個美麗善良的小姑娘已長成了大人,自己,也慢慢變的成熟,可是,人大了,心卻變小了,他不能容忍那個蕭寒在琳兒面前假惺惺的甜言蜜語,更不能看到琳兒看蕭寒時那種含情脈脈的目光。

在他失魂落魄的時候,丁玉情來到他身邊,她知道他對琳兒的深情,也知道在他心目中,自己永遠也取代不了她的地位。但她仍然來到他身邊,甚至不惜犧牲一個女人最寶貴的貞操。

猛然間,丁玉情對他的種種好處一一閃過他的腦海,想起她熬了一個夜晚的時間為自己做的衣服,想起在自己練功後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回到房間,那雙嬌嫩的手為他揉著肩膀。想到了--

他的心頭頓時熱了起來,雙手不由自主地將搭在自己肩頭的玉手輕輕握住,沉聲道:「我--我知道這些年來你一直都照顧著我,忍受著我。如果沒有你,恐怕我真是連活下去的希望都沒有了。」

「我有那麼偉大嗎?」丁玉情嘴中雖然輕聲笑說著,但尹劍平終究沒有看到,她那雙閃亮的明眸已漸漸濕潤起來,「可我終究在你心中只是小師妹的一個幻影。」

尹劍平不語,他知道丁玉情的心情。六年前,那個寒風刺骨的雪夜,是他,奪去了一位只有十八歲的小姑娘的貞操,是他,在這六年來,一直將這個小姑娘當作自己發洩的對象,為的只是得不到慕容琳的愛意。

一個人如果愛的太深,恐怕就會化為仇恨,一種刻骨銘心的仇恨。他也只能將這種仇恨,發洩到丁玉情的身上。

「情兒--」尹劍平嗓中已有些哽咽,「我知道,你這些年來也過的不易。我答應你,從今往後,我一定不會再辜負你的一片心意。」

丁玉情面容一驚,她做夢也不曾想過,從尹劍平口中,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為了等這句話,她足足等了六年。興奮夾雜著驚詫,她的美眸漸漸顯出一絲淚花。但她卻苦笑起來。

「你口中雖然這樣說著,但我知道,你心裡依舊忘不掉小師妹。」

尹劍平歎了一口氣,將丁玉情的手抓的更緊,道:「琳兒的心中,只是將我當作她的師哥,她的兄長。況且她現在已有了蕭寒,一個可以關心愛護她的人。就算我再怎樣努力,也不過是一廂情願。我想明白了,時間可以改變一切,慢慢的,琳兒會在我心目中消失的。」

丁玉情瞪大了雙眸,忽然將尹劍平抱的更緊。她也相信,總有一天,小師妹的身影,會像被風吹散的白雲一樣漸漸從他心中磨去,取而代之的是她,丁玉情,一個這個世間惟一愛他愛到發狂的女人。

溫柔的陽光映射在花園中,碧綠的嫩草更綠,嬌艷的白芍花更白,而丁玉情的心裡,似乎也被陽光照射的溫暖無比。她好久沒有這樣心情舒暢過了。

杭州,慕容山莊。

慕容玄天已有三年沒有做過大壽了,今天已是他五十歲大壽,人已過半百,自然應該好好的大賀一番,是以山莊上上下下一致要為他體體面面的做一次壽宴。

東方的太陽還未出現,慕容玄天便換上了一件棗紅色的緞衫,紅光滿面的坐在客廳正中的太師椅上,望著忙忙碌碌的家丁,不由得微笑起來。

五十歲,應該是人生最為輝煌的時期,一個人,自生下來便開始奮鬥,到老來也不過是白白辛苦一場,但慕容玄天,卻絕對是個例外。

十八歲,當他還是慕容山莊的大少爺時,他便開始行走江湖,殺惡霸,闖龍潭,短短三年時間,他在江湖中已大有名氣,人送「江南劍俠「的美名。但真正讓他成為江湖的大英雄,卻是在他三十一歲那年。

二十年前,西域無憂宮入侵中原,一年之內,竟然將七大門派中的青城、華山兩派盡數滅門,激起江湖正派中人的公憤,剩餘的五大派各派高雲集華山,與無憂宮大戰三天三夜,那一仗只殺的日月無光,鬼神共泣。無憂宮竟憑著區區數百名教眾,就將數千名武林中一流的高手殺的只剩七百多人,從容的離開華山。

慕容玄天就是在這時候確立了他在江湖的地位,他拋下妻兒,獨自一人遠赴西域,一年之後,他回到中原,通知各派掌門,已探察到無憂宮在天山中的隱密總舵。三個月後,他率領武林中僅存得一百多高手,殺入無憂宮,生擒了無憂宮宮主--「百花神女」鳳天嬌。和她座下的「桃花仙子」花如嫣以及「芙蓉仙子」江寒月。逼迫他們立下永不侵犯中原武林的毒誓。而後將他們放逐到遙遠的西方世界。

從此,他在江湖中的地位便變的無比崇高,在江湖中人眼裡,慕容玄天就是神,一個誰也無法替代的神。

在此後的二十多年間,他又陸續掃平了各處大小邪派,將魔教的勢力,乾乾淨淨的趕出了中原,從此,他的威望與日俱增,終於在他掃平無憂宮的三年後,被江湖中人一致推為武林盟主。

在此之前,江湖中只有一百餘年前力敵水雲天魔壇的大俠歐陽天楓,被江湖中人推舉為盟主後,再無人能享有此尊稱。

至到今日,當年經歷過這場大戰的老人們都會對自己的晚輩津津有味地講訴著這段讓他們終生難忘的經歷。講訴著慕容玄天如神般的神話。

這樣的一個人物做大壽,江湖中人自然是畢恭畢敬,就在昨天晚上,江湖大大小小三十多個門派掌門已到達了慕容山莊為慕容玄天祝壽。

今天早上,慕容山莊內更是人山人海,莊內能用的椅子都用上了,但能坐下來的畢竟是少數,仍然有數百人,擁擠著站滿了整個山莊。

「爹爹……」一個清脆的聲音在慕容玄天耳邊響起,他抬起頭,卻見一個白衣少女如風一般飄到他的面前。

慕容玄天一見到這少女,心中一喜,但臉上卻又顯出一絲不快,說道:「琳兒,一大早你跑到哪裡去了,你爹爹我的大壽你一點都不關心嗎?」

「誰說的?」少女嘟起了嘴,裝出一幅可憐的樣子,說道:「我天剛亮就跑到城裡為你去準備壽禮去了。可是爹爹一見女兒就怪,哼……」

慕容玄天哈哈笑了起來,望著滿臉委屈的少女,他這才發現女兒真的是長大了。

慕容玄天有一兒一女,這慕容琳是他最小的一個孩子,她的哥哥慕容青,自創門派,另起爐灶,創立了威震江南的「震天幫」。只有這個可愛的小女兒陪在他的左右,自然對她寵愛有加。

慕容琳已有十九歲了,正是花一般的年紀,在她身上,透著江湖兒女所沒有的那種清純亮麗。今天為了這次大壽,她特意換上了一件紅的耀眼的長裙,外面套著一件白色的紗衣,更顯出這位大家閨秀的嬌柔美艷。

「不過今天是爹爹的好日子,女兒就是有天大的委屈,也不敢在這裡發呀。」慕容琳嘻笑道,從懷中掏出一個錦盒,遞到慕容玄天手中。道,「這可是我千挑萬選才選出來的。你可不能不喜歡。」

慕容玄天笑道:「我女兒送的東西,我怎麼敢說不喜歡呢。」說著,接過慕容琳手中的錦盒,打開一瞧,卻是一顆如同雞蛋一般大小的珍珠。

「好東西--好東西--」慕容玄天將錦盒蓋上,笑道:「我女兒選出來的東西,就是不一般。」

慕容琳得意的揚起了頭,道:「那還用說--」

正說之間,就見到後院門內走出一個婦人來,一見到慕容琳,開口便嗔道:「琳兒,你跑去哪裡了,害的娘好找呀。慕容琳嚇得一吐舌頭,趕緊躲到了爹爹的身後。

慕容玄天笑著將錦盒揚了起來,道:「你可別怪琳兒,她可是親自出莊去給我選的壽禮。」

婦人臉上仍是一絲不快之意,說道:「那為何前兩日不去,偏偏今天一大早跑到城裡去?你難道不知今天有多忙麼?」

「爹……」慕容琳拉起慕容玄天的手搖著,道:「你看娘真是的,我可是為你去準備壽禮的,娘不但不誇我,還氣洶洶的--」

「好了--好了--」慕容玄天笑著擺了擺手,將慕容琳護在身邊,對著婦人道:「琳兒一片孝心,你不必這樣大動甘火,再說,你又不是不知道前幾日咱們的寶貝女兒可是和情郎在一起的,哪裡顧的上她爹爹我的壽禮呀。」

「爹……」慕容琳白皙的雙頰頓時泛起一片紅雲,「你不幫女兒說情便也算了,還取笑女兒。」說著,她漲紅著臉,從慕容玄天身邊跳了出來,道:「我--我去瞧瞧尹師哥他們--」說罷,便一溜煙跑進了後院。

慕容玄天望著慕容琳的背影,微微笑了起來,說道:「鳳仙,女兒也長大了,再不是小姑娘了,你不要再管琳兒這樣嚴厲了。」

婦人臉上終於露出笑容,道:「我這不是為琳兒好麼,都快要成別人的媳婦了,還是這樣沒規矩。」

慕容玄天哈哈笑道:「蕭寒那小子都還沒說咱們琳兒不好,你做娘的卻總是數落她的不是。小心以後琳兒不認你這個娘了。」

婦人擺擺手,說道:「罷了罷了,今天是你五十大壽,我可不想惹你生氣。我去招呼客人去了,昨天那十幾大小門派的掌門真是煩人,要吃要喝,好像不是來拜壽的,倒是來騙吃騙喝的。今天六大門派的掌門又都要來,忙的真是要死,你那個寶貝兒子不知跑到哪裡去了。爹爹的大壽都不回家。哎,不肖子。」她短歎一聲,搖頭出了大廳門外。

尹劍平獨自一人走在後花園的走廊之中,前院隱隱傳來的喧嘩之聲彷彿根本沒有聽到。

碧綠的湖水被微風吹過,泛起一陣漣漪,夏天的氣息正悄悄漫蔓在花園中的每一個角落。尹劍平冷漠的面孔卻彷彿要把這夏意盎然的景色都給凍結。

慕容玄天雖只有一兒一女,卻還是收養了數十名孤兒,這些孤兒自小便被慕容玄天收為弟子,與夫人白鳳仙一起教習他們武功心法。尹劍平便是這些弟子中惟一一個在江湖中闖出一番名堂的人。

在江湖成名,若非三年五載,絕無可能辦到,但尹劍平出道才一年,便一舉將行惡江湖數十載的採花大盜沈玉蜂抓獲。從而一鳴驚人。成為江湖中為數不多的少年英雄。

按說這樣一個少年得志的英雄豪傑,應該是春風得意才是,再則今日是恩師的五十大壽。但他卻緊鎖眉頭,沒有一絲愉悅之色。

他呆呆地望著池水中自由自在的魚兒,連慕容琳走到他的身後他都未曾發覺。

慕容琳輕笑一聲,輕輕的在尹劍平肩頭拍了一下。 嬌聲笑道:「尹師哥--」

「誰!」尹劍平大喝一聲,多年養成的警覺,讓他還未看清來人,手便下意識回手一扣將慕容琳的手腕反扭過來。但當看清是慕容琳時,不由心中一驚,趕緊鬆開了手。

「對不--起--我--我--」尹劍平臉漲得通紅,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不敢動彈。

尹劍平習武多年,手上力道極大,這一抓之下雖然沒有用盡全力,卻已在慕容琳白嫩的手臂上抓出一個鮮紅的指印。

慕容琳雙眼之中,已是背的歸角泛起了一片淚花。她怒瞪了一眼尹劍平,一言不發,扭頭便跑了回去。

「琳兒--」尹劍平慌張的大叫著,想追上去,但腳下卻邁不開步子,眼睜睜的瞧著慕容琳的身影。無力的坐在了身旁的石椅上。

「我--我這是什麼了?」尹劍平雙目無神,癡癡地望著遠方,「我--我真的是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琳兒嗎?」

這種痛苦的思念已在他心中埋藏了十六年,就在他剛被師父收養到這裡的時候。他第一次見到了他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人。那是在他剛入門的第二天,就是在這個花園內,就是在這個花亭裡,他已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清純可愛的小師妹。但他深知自己不過是師父收養的一個孤兒罷了,他有何能耐能追求這千金小姐,所以對琳兒的愛戀,也只能埋藏在他心中。

終於,當他鼓起勇氣想對琳兒表白時,卻發現琳兒心中已另有所屬。

這也是他為什麼要執意離開師門,行走江湖的主要原因。

想到此處,尹劍平心中不由一陣搐動,像是被刀割了一般的疼。他默默的坐在石椅上,彷彿一尊雕像一般動也不動。

驀的,他聽到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從遠處漸漸近了來,不一會兒,腳步聲已近在身後。隨著那腳步,伴著而來的一陣撲鼻的清淡的幽香。

「琳兒--」尹劍平一喜,猛地從石椅上跳了起來,扭頭向後瞧去,但這一瞥之下,本來放著光彩的雙目驀然黯然下來。

來人不是慕容琳,卻是一位美艷的女子,藍衣裹身,烏絲如雲,粉頰玉面。她似乎被尹劍平嚇了一跳,面色一怔,但隨即臉上又露出了一絲笑意。這便是慕容玄天的第四個弟子--丁玉情。

「怎麼會是你?」尹劍平淡淡地說道。又失神的坐回了石椅。

丁玉情笑著,玉手已輕輕的搭在了尹劍平的肩上,道:「不是你的小師妹,是不是讓你很失望?」

尹劍平拔開丁玉情的手,冷聲道:「這不管你的事,前面那麼忙,你怎麼有空來這裡?」

丁玉情嬌笑著,玉手更加緊緊的環著尹劍平的脖子,道:「誰讓我想你呢。」丁玉情輕笑著,香唇湊在了尹劍平的耳邊,輕輕道:「一年不見你了,你知不知道人家好想你。」

尹劍平面無表情的道:「我可不想你。」

丁玉情吃吃笑了一聲,道:「我知道你想咱們的小師妹,可是人家都快成了人家的人了,你就是想破了腦袋,恐怕都沒什麼辦法?」

她移著身子,柔軟高聳的雙乳隔著兩人的衣衫,在尹劍平的背後慢慢的磨搓著。

「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人家是千金大小姐,你呢,不過是區區一個江湖中的小角色,怎麼配的上她呢。為什麼你一見她便像丟了魂一樣,可一見到我,就這幅冷冰冰的臉。」

丁玉情正說之間,神情已有些黯然,道:「我知道,你一直以來都不過將我當做一個可有可無的人,可--可是你可曾想過我的感受。我當真在你心裡沒有半點位置嗎?」說到這裡,丁玉情話音已有些哽咽。

「我--」尹劍平無言以對,他忽然抓住丁玉情的玉手,將她輕抱住自己的懷中。丁玉情忽然面色一展,呵呵笑了起來,道:「我就知道,你還是離不開我的。」說罷,她香唇又湊近到尹劍平耳邊,輕聲說道:「劍平,我--我想要--」

尹劍平心中一動。眼前這個嬌美的女人,讓他想脫又脫不了,無疑,在她身上,自己可以享受到人間最為美妙的一種感受,那就是肉慾,一種人類最為原始的慾望。

尹劍平不加思索,拉起丁玉情的手,站起身來,兩人一前一後跑到了花池旁的那座假山之中。

這座假山很大,假山洞也很隱秘,置身洞中,可以將外面瞧的一清二楚,而外面卻無法看到裡面。

一進洞中,尹劍平就將丁玉情按在洞中的石壁上,嘴瘋狂地在丁玉情的粉頰上吻了起來。

「嗯--」丁玉情嬌哼著,她的頭緊緊地貼在石壁上,任由尹劍平的雙手伸入她的衣內,隔著肚兜,揉搓著那柔嫩堅挺的雙乳。

「唔--」丁玉情很配合的將胸部高高挺起,尹劍平已按捺不住的拉開丁玉情下身的裙子,將手伸了進去。

丁玉情只感覺到下身一涼,裡面那件緞褲已被尹劍平拉下,手掌已按在了那細嫩緊小的陰戶上。

丁玉情眉頭微皺,只感覺到那手重重的磨搓著她的陰門,扯動著陰毛,讓她隱隱有些疼痛。但依舊讓她有了一種久違的快感。

尹劍平此時宛如一隻野獸一般,雙目之中已佈滿了血絲,在他眼中,丁玉情不過是他的一個洩慾的工具,一個可以將他滿腔的相思之欲化作情念之欲的工具。

丁玉情自然知道這一點,但是,她不在乎,能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她已經很滿足了。

尹劍平開始去脫自己的褲子,露出了那半軟半硬的肉棒。丁玉情立刻半蹲下來,將那陽莖輕含入口中。

尹劍平頓時身體繃直了起來,他也好久沒有享受這種快感了。他不由的挺直了身體。

丁玉情媚笑著,手握住已漸硬的陽莖,慢慢的套弄著。將碩大的龜頭吐了出來,舌頭如同舔糖葫蘆一般細細的舔著。

尹劍平低聲叫了一聲,丁玉情的舌頭濕潤滑膩,他的龜頭在在那負有魔力的舌頭的舔弄下,已漲的有些發痛。他一把將丁玉情拉了起來,按在了旁邊的石桌上。

丁玉情低吟一聲,頭埋在了石桌中。渾圓的屁股高高的翹了起來,緩緩的扭動著,雖然還隔著裙子,但仍然透出一絲春意。

尹劍平喘著粗氣,將丁玉情的繡裙子拉到了腰間,白嫩的屁股頓時顯露在外。他用手握住自己的陽莖,腰身一挺,粗大的男根已擠進去了一大半。

「啊……」突然的進入,讓丁玉情的胴體微微的顫抖起來,「劍--劍平--慢--慢一點--有點痛呀--」

丁玉情的聲音如同蚊子一般細小,尹劍平根本沒有聽到。只是將肉棒用力的向裡推進。一點,一點。終於全根沒入了那緊小的秘洞中。

丁玉情的額頭已涔滿了汗珠,沒有愛撫,沒有前奏,她的陰道內還未濕潤起來,再加上尹劍平粗暴的插入,她的陰道內感一又漲又痛。痛的她雙眸之中已涔出一絲淚花。

「輕--一點--啊--啊--」丁玉情無力的呻吟著,但尹劍平似乎沒有聽到丁玉情的哀求聲,更加瘋狂的抽動著。只為了發洩他心中的恨意。不大一會兒,尹劍平已草草了事。

從前院隱隱傳來一陣陣鼓樂齊鳴和人聲嘈雜的聲音。尹劍平面無表情的坐在石椅上,丁玉情就在他的後面,玉臂輕輕的搭在他的的肩膀上。

丁玉情默默的看著尹劍平,尹劍平卻癡癡地望著洞外明媚的春光,兩人就這樣靜靜的靠在一起。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丁玉情才長吁一口氣,道:「我知道,你不過是將我當作了你心目中小師妹的替身。」

尹劍平心頭一顫,丁玉情的話像一把鋼刀插入了他的心中,他從未想到這個問題。十三年了,她心中那個美麗善良的小姑娘已長成了大人,自己,也慢慢變的成熟,可是,人大了,心卻變小了,他不能容忍那個蕭寒在琳兒面前假惺惺的甜言蜜語,更不能看到琳兒看蕭寒時那種含情脈脈的目光。

在他失魂落魄的時候,丁玉情來到他身邊,她知道他對琳兒的深情,也知道在他心目中,自己永遠也取代不了她的地位。但她仍然來到他身邊,甚至不惜犧牲一個女人最寶貴的貞操。

猛然間,丁玉情對他的種種好處一一閃過他的腦海,想起她熬了一個夜晚的時間為自己做的衣服,想起在自己練功後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回到房間,那雙嬌嫩的手為他揉著肩膀。想到了--

他的心頭頓時熱了起來,雙手不由自主地將搭在自己肩頭的玉手輕輕握住,沉聲道:「我--我知道這些年來你一直都照顧著我,忍受著我。如果沒有你,恐怕我真是連活下去的希望都沒有了。」

「我有那麼偉大嗎?」丁玉情嘴中雖然輕聲笑說著,但尹劍平終究沒有看到,她那雙閃亮的明眸已漸漸濕潤起來,「可我終究在你心中只是小師妹的一個幻影。」

尹劍平不語,他知道丁玉情的心情。六年前,那個寒風刺骨的雪夜,是他,奪去了一位只有十八歲的小姑娘的貞操,是他,在這六年來,一直將這個小姑娘當作自己發洩的對象,為的只是得不到慕容琳的愛意。

一個人如果愛的太深,恐怕就會化為仇恨,一種刻骨銘心的仇恨。他也只能將這種仇恨,發洩到丁玉情的身上。

「情兒--」尹劍平嗓中已有些哽咽,「我知道,你這些年來也過的不易。我答應你,從今往後,我一定不會再辜負你的一片心意。」

丁玉情面容一驚,她做夢也不曾想過,從尹劍平口中,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為了等這句話,她足足等了六年。興奮夾雜著驚詫,她的美眸漸漸顯出一絲淚花。但她卻苦笑起來。

「你口中雖然這樣說著,但我知道,你心裡依舊忘不掉小師妹。」

尹劍平歎了一口氣,將丁玉情的手抓的更緊,道:「琳兒的心中,只是將我當作她的師哥,她的兄長。況且她現在已有了蕭寒,一個可以關心愛護她的人。就算我再怎樣努力,也不過是一廂情願。我想明白了,時間可以改變一切,慢慢的,琳兒會在我心目中消失的。」

丁玉情瞪大了雙眸,忽然將尹劍平抱的更緊。她也相信,總有一天,小師妹的身影,會像被風吹散的白雲一樣漸漸從他心中磨去,取而代之的是她,丁玉情,一個這個世間惟一愛他愛到發狂的女人。

溫柔的陽光映射在花園中,碧綠的嫩草更綠,嬌艷的白芍花更白,而丁玉情的心裡,似乎也被陽光照射的溫暖無比。她好久沒有這樣心情舒暢過了。


本贴最早由:成人电影网址,成人电影网,日本成人电影,成人电影在线 -- 91dnw.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
  • 太阳城集团 澳门银河 大香蕉电影 大香蕉影院 大香蕉导航 伊人大香蕉 第四色 第七色 人人干夜夜啪 青青草 青娱乐 蔓草社区 超碰电影 一本道夫久久爱 午夜成人影网 97色色 97资源站 97超碰 一起射 狠狠射 激情电影 快播电影QVOD 日本AV电影 伦理片 红杏社区 草草社区 鲁友社区 aa社区 777电影网 播播影院 搞搞电影网 深爱网 奇米影视 色悠悠影院 我要爱久久影视 窝窝影院 91在线 久久电影网 苍井空 泷泽萝拉 波多野结衣 新垣结衣 小泽玛利亚 爱情电影网 BT天堂 琪琪影院 东京热 罗马影院 久播电影网 神马电影 被窝电影网 大哥电影网 西瓜电影网
  • 新:

    [成人电影网址,成人电影网,日本成人电影,成人电影在线] 版权所有 © 2017-2018 [联系方式:qun0417@gmail.com ]